穿越小说吧!回到古代?#30343;?#26790;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穿越小说吧 > 穿越架空 > 夜漫舞 > 少爷,请你温柔

第三十七章重生之从此天涯海角(大结局 文 / 夜漫舞

    走在去皇宫的路上

    雪,飘飘洒洒的下着,干净的带着苍空的味道,细闻,好像有股熟悉的气息。

    民间的老人在弥留之际,都会告诉家中的孩童,若是他们离去,就会变成天上的繁星,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便守护在亲?#35828;?#36523;边;周深,是?#30343;?#20320;也变成了天上的星星?住在那空旷的天空之中,你可曾寂寞?

    青鸾想着,便打开轿帘,一双莹白的纤手伸到外面想要接住那飞扬的六瓣雪花,可耐掌心温热,等接到?#20013;?#21518;,冰莹的雪花便瞬时融化,最后凝结成一滴水珠,静逸的淌在那素白的?#20013;?#20013;;青鸾眼神?#34892;?#36855;离的看着?#20013;?#20013;的一点晶莹,想了半刻后,终于说出了一句:“好像周清的眼泪呢……”

    轿子,依旧不急不慢的走着;青?#35282;?#26580;的靠在?#25991;冢?#38381;眼养神,听着轿夫沉重的脚步声和脚?#38745;?#22312;地上‘吱吱呀呀’的声音,似乎快要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大周皇宫

    因为新帝登基,所以宫内呈现一?#19978;?#24198;之色,就见各处黄绸高挂、红灯悬?#28023;?#36830;宫女太监的服?#21619;?#25442;成了新装,一个个笑脸迎人,似乍暖回寒的春风,让人看着倒也舒服。

    等青鸾的轿子来到小太监口中所说的暖阁之后,便看到有人主动掀?#40510;?#24088;,青鸾睡眼松醒的睁开眼眸,美丽的双目中似带着丝丝水汽,缭绕的就像盛开的莲花;那小太监看着青鸾的美好,先是一愣,接着便一脸羞怯的说道:“王妃,暖阁到了……皇上正在里面等着您呢。”

    青鸾听到这话,便越过小太监单薄的身体朝眼面凝望;心里不觉?#34892;?#35766;异:这哪里是一个小小的暖阁?分明是一座华丽的宫阙。

    青鸾小心的用身外的披风捂着自己的小腹,极其当心的保护着腹中的宝宝,然后不顾那小太监伸上来的手,径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小太监看着青鸾高傲的眼神,心神卑微的站在一侧,眼神怯怯的看着青鸾默不作声的走进那豪华奢侈的宫殿。

    站在小太监身边的宫女看着青?#35282;?#39640;的身影,嗤之?#21592;?#30340;说道:“一个小小的侯爵王妃,有什么了不起的?竟然不搭理总管您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小太监听到那宫女的话,心里自是知道这小宫女是想要讨好自?#28023;?#21487;是这个蠢货,她难道没看出什么吗?

    “知道在这后宫之?#26032;?#35828;话的代价是什么吗?#20426;?#23567;太监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,声音阴沉的?#39318;?#37027;多嘴的小宫女。

    小宫女哪里知道自己现在踩在了他?#35828;?#22320;雷上,还是?#28857;?#24867;的想着那小太监提出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想了,?#36855;?#23478;告诉你,就是消失……我们都不要小看?#25628;?#21069;这个女人;她,可是皇上心里最宝贝的女人;你们知道那暖阁之中的摆设都是些什么吗?你们知道为何新帝登基却不立皇后的原意是什么吗?她,很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皇后,大周的国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#20426;闭?#22312;小太监周围的侍婢们听到这话,都是惊颤的看着那?#20011;?#36208;进去的人儿,眼神向往的瞅着眼前这座气势磅礴的宫殿;在瞧清楚那宫殿最高处有一个金塑的展翅凤凰之时,更是颤抖的快要站不住,难道新帝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要霸占自己的弟?#20445;?#20570;下这有违常伦之事吗?

    径直走着的青鸾,刚踏入殿阁之中便听到殿内箫声缠绵、美妙若水。

    青鸾驻足细听,好似是汉宫乐曲的《凤求凰》;那痴痴缠缠的音调,细滑的传入青鸾的耳内,听上虽?#24187;?#22937;绝伦,但内含泣哀、略带祈求。

    青鸾听了一会儿,便又接着朝着殿内走着;偌大的暖阁之中,不管是气?#28982;?#26159;奢华,都达到?#35828;?#23792;造极的极点;青鸾在蜀州的时候,便住在极其奢华的玉清王府中,但没想到当她看清楚眼前之景后,更是觉得这有权有势是多么恐怖;有了他人无可比拟的钱财,拥有了与天人一样的权利;就算是要得到这天上的星星也是能?#35805;?#21040;吧……就像现在眼前这景致,以暖玉为?#20303;?#40644;金为柱、象牙为床、水晶为帘;这座华丽的宫殿岂能是‘富丽堂皇’这四个字可以说的清楚?

    青鸾静静地走在温暖的地面上,闻着室内淡淡的?#19978;悖?#31070;态木然。

    而这时

    一?#26412;?#22352;在垂帘处吹箫的周沿一脸?#32769;?#30340;看着走近的佳人;神情激动的都按错了手中的几个音符。

    他的青鸾,果然依旧美若仙?#26223; ?br />
    周沿忍着冲上去抱住青鸾的举动,一直将这首亲自为青鸾所学的曲子吹完,才慢慢起身;放下手中的玉箫,一脸?#32769;?#30340;走?#35282;?#40510;面前。

    青鸾看着从一边走出来的男子,先是神情一愣;接着便又是眼神空洞的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,穿着黑色的锦衫都能光?#25910;杖说?#21608;沿,若是穿上帝王服饰,那该是何其的倨?#26753;?#28982;、霸气纵横?!虽?#27426;?#30524;前之人?#26149;?#33267;极,但不得不承认,他,天生就适合穿这帝王服、坐着金龙椅。

    “青鸾……青鸾……青?#35282;?#40510;……”

    周沿眼含迫切的看着眼前这稍?#38405;?#35767;的女子,双臂一伸便将青鸾紧拥在怀中;悲?#27493;?#21152;的脸颊上,粉红的光晕让本就俊美的周沿更是?#32536;?#20986;类拔萃、夺目毅然。

    “想要这样紧紧抱着你,想要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你的名字,想要这样和你一起天荒地老;青鸾……现在我终于做到了;我?#30343;?#22312;做梦,我真的抱着你、真的在喊你的名字……”周沿说着,还不忘在青?#35282;?#39321;的发丝上轻啄一口,闪着熠熠光泽的双目中,尽是浓浓的爱欲和不舍的真情。

    青鸾听着眼前这深情男子的告白,像是听到笑话一样,轻咧了下唇角,优美的唇线上荡漾出别人不易觉察的嘲笑和讽刺。

    就见青鸾慢慢推出周沿的怀抱,并不说一句话的站在周沿面前看着眼前这位伟岸的男子;淡笑一下后,便蹲下身子放下手中的暖炉,然后慢慢站起,动作优雅的解开身上厚重的披风,随手一扔,紫色的披风便像?#27426;?#30427;开的牡丹花,华丽的飞舞后又悄声落在地上,散发着莹莹的光泽;然后就见那双巧手又一点一点的解开?#26412;?#22788;的珍珠纽扣,抽开腰间的飘带,随意?#35828;?#36523;上的罗裙,任由自己莹白的肩头和粉色的肚?#24403;?#38706;在周沿的面前。

    周沿看着行为?#34892;?#21476;怪的青鸾,喉结轻动后,双眼便看向掉落在四处的?#32929;?#19978;,紧握的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,紧抿的嘴?#25509;?#31881;红变成了青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青鸾,你在做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周沿深吸一口气,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一脸呆滞的青鸾,大手一把抓住青鸾要退下自己亵裤的小手;神情?#32420;?#30340;?#39318;擰?br />
    青鸾听到周沿的问话,空洞的眼眸轻轻地眨了眨,两排浓密的睫毛像是两只飘然欲飞的蝴蝶,华丽的扇动着自己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来,不就是为了跟我做这个吗?#24656;皇?#21608;沿,等一会儿麻烦你动作轻些,不要伤害到我的孩子。”青鸾在听到周沿的话,沉吟了一会儿后,便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青鸾……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难道在你的心中,我周沿就是这么不堪的人吗?#20426;?#21608;沿在听?#35282;?#40510;的话后,彻底发疯的?#40510;?#20986;来;原本深情的眸子瞬时变得暗沉,大有暴雨来袭的前?#20303;?br />
    青鸾听到这声咆哮,依?#19978;?#26159;没有生命的小树一般,静静地呆愣在原处;毫无波澜的双目在看到周沿震怒的神色后,便低身捡起地上的锦衫,像是?#30343;?#20154;一样一件又一件的穿在身上;可她接下来的话彻底将周沿打入了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看来我猜错你的意思了……?#28909;?#20320;没有这意愿那我就走了;周清说他会等着我,还记得他说过今天晚上会吃粳?#23383;啵?#25105;担心回去晚了饭会凉。”

    周沿难以置信的听着青鸾的话,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愤恨,就见他大手一抓,便将青鸾好不容易穿在身上的衣衫尽数拽落;然后不顾青鸾眼里的惊?#25285;?#19968;把就将青鸾按到在地上,接着有力的大手便袭向了青鸾微微隆起的小腹,低沉的嗓音,带着毁灭的味道慢慢传来:“赵青鸾,这都是你自找的……你不要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双眼目瞪的看着周沿的大掌朝自己的小腹袭来,便不顾未着寸屡的身体,慌张的缩着身子焦急的呼喊着:“不要,不要伤害我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眼泪,不知在什么时候?#20011;?#24067;满了那张绝美的脸颊;绝望的眼神,掩盖了红?#34180;?br />
    深夜将至

    城东皇陵

    就见银发苍?#32536;?#37325;云精神抖擞的站于高顶之上,一双精锐清明的双目将发生在眼前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还好老身的速度?#20154;强?#19968;些,要不然这不懂事的孩子还不?#28079;?#19968;起带走了?#20426;?#37325;云对着紧握在手中的瓶子,笑声说着。

    且见那瓶子在听到老?#35828;?#35805;后,原本黑漆漆的一切瞬时闪出一丝光亮,就像黑夜中的萤火虫,闪动着耀?#35828;?#20809;泽。

    重云并不奇怪的瞅了一眼手中的瓶子,在看清楚瓶子中有东西浮动后,并?#30343;?#24456;惊奇,而是淡笑着接着又说着:“孩子,是?#30343;?#35273;得很不可?#23478;椋?#19981;必奇怪,试着说说话看看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瓶子中的漂浮在听清楚重云的话后,先是在瓶中?#21619;?#20102;一会儿,随后,便听着一个温润儒雅的嗓音传来:“老人家,我怎么还……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要?#30343;?#25105;那孙女为了你要死要活的,我这个老头会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鬼地方将你的魂魄?#39029;?#26469;?周深,你命不该绝啊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重云的话音?#31456;洌?#23601;见那漂浮的物体便更是发出更加晶亮的光泽,里面那漂浮的东西更是像长大了一样,显现出一个人型来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我并不懂你的意思?你的孙女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,不要说你不认识我的孙女赵青鸾哦……?!”

    重云?#34892;?#29983;气的唬住脸,佯装?#24352;?#30340;说道。

    没错,现在装在瓶子中的魂魄便是帝师重?#21697;?#20102;?#25490;?#20108;虎之力才积聚到的周深的魂魄。

    ?#20011;?#23637;露人型的周深听到这话,立马像是想起什?#27492;?#30340;惊?#19981;?#21628;:“难道老人家你就是青鸾的亲人?我真是有眼无珠,怠慢您了。”

    重云看着识礼懂事的周深这般说,也是满?#25215;老?#30340;连连点头,心里不由为青鸾能够选择这样出色的男子当最后归宿而暗暗安心。

    ?#21543;?#20799;啊……你的墓冢被挖掘,要不要爷爷帮你处理?#20426;?#37325;云看着前方借着月色依旧忙活的众人,轻摸着胡须说道。

    周深抬眼?#32784;?#24403;他看清楚那带头之人后,心有一颤,最后还是出言阻止道:“?#30343;瞧?#22218;一个,没必要了……想当初我和牧纯两人关系匪?#24120;?#25105;待他如兄弟一般,?#19978;?#20182;对我心有岐念,最后我们二人更是连兄弟都做不成;说?#27492;?#21435;都是一个‘情’字;现在他突闻我病?#29275;?#24754;痛之余不顾朝纲法纪,盗我墓穴;爷爷,不要?#20556;?#36739;了;如果我的棺木陪在他身边能让他开心一些,就让他拿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重云听着周深的话,然后又略有深意的朝那?#23500;?#25366;掘的俊美男子看了几眼后,才恍?#24187;?#30333;这其中的?#26639;穡?#21407;来,这两个男人中间,还发生着禁忌之?#25285;?#38738;鸾啊……你千挑万选的男人也是个祸害呢……

    寒冬腊月、夜色蒙蒙;原本天际?#30343;?#39128;着零星小雪,可随着夜幕的浓郁,鹅毛一般的大雪也?#32557;?#32780;至;瞬时,就将热闹非凡的京城笼罩在一片银白之下。

    玉清王府内外

    灯火通明

    那渲染的灯火几乎将京城大街的一半都照亮了;就见一个华丽的身影,独身孤寂的站在府院前,来回不停地踱步,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等走近了看,却是一脸焦急的周清身着喜色锦服,身披同色披风,头顶鹅毛飞雪,一脸愁容的看着不远处空?#21561;?#30340;街头。

    为周清打伞的暮烟也是随着周清心急的步子一会儿上一会儿下,半天不得安稳。

    “爷,要不回去等吧……你这样下去,也?#30343;前?#27861;。”暮烟感觉手指?#20011;行?#20725;硬,四处的寒意更是肆意的朝身上袭来;自己健壮之躯都感到无法只身御寒,更何况是身中降术、体弱多病的王爷呢?

    周清听到这话,又是抬眼瞭望远处,当看到空旷的大街上哪里有一点人气,便又是失神的叹气心慌,不停搓着的大掌好似?#20011;?#26377;一些绯红,不知是着急还是冻的。

    “青鸾一个人只身前往皇宫,本就?#20011;?#22815;让她担惊受怕了,但若是再回来看不到我们等候,那会有多凄凉,再等等吧……”

    周清说完,便?#32456;?#22312;原地,望穿秋水的等候着?#35766;说撓白印?br />
    青鸾,周清真的很无能,现在天下已改,我这个堂堂一朝亲王还不如得宠的大臣,若是没有皇帝召唤,连进宫接你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傻傻的等候在这里,想着你、盼着你、念着你。

    周清依旧静站在王府门口,疲惫的双目中尽是忧色和痛苦?#27426;?#36825;时,采儿身着粉色夹袄走了出来,当她看到王爷身上稍染白雪,心里一紧,连连苦叹着;真是难得有情郎啊……

    暮烟见采儿走了出来,忙开口说着:“你怎么出来了,外面天寒地冻的,你还是赶快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采儿听出暮烟口含关切之词,感动的点点头,便小跑到王爷面前,轻声说道:“王爷,饭菜?#20011;?#28909;过两回了,我们还是进过膳后再来等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周清听此言,苍白的嘴唇?#19979;?#24930;溢出一个温柔的笑意,看着采儿关切的眼神,喘了几口气后,终于开口说着:“我没关?#25285;?#37319;儿你还?#24378;?#36827;去吧;记着将寝殿烧的热些,再备些温水,好?#20204;?#40510;回来洗洗。”

    采儿听到这话,再看着周清?#20011;?#30130;惫不堪的身子,忙走上前搀扶着周清几乎快要摇摇欲坠的身体,心疼的?#25300;?#30528;:“王爷,小姐等会儿就会回来,你身体不好,万一有个好歹我们?#36855;?#20040;向小姐交代呢?王爷,我们进去吧……这里冷,凉风吹多了会生病的。”

    采儿说着,原本清脆的嗓音都变得稍有哽咽,眼眸中隐隐溢出的泪水几乎快要融化地上的积雪。

    ?#23433;?#20799;,站在这里等着青鸾,我一点也不觉得寒冷,反而很窝心、很平静;为什么我到现在才明白真正的关心、真正的爱情并?#30343;?#21326;丽的山盟海誓、倾情的海枯石烂,而是只要这样静静地等着、静静地看着,就会变成永恒……”

    周清说着,便灿烂的笑着;就像盛开在白雪中的红莲花,好似带着绝美的柔情绽放在空谷中?#40644;?#32654;寂寞中,又带着迷离的情意。

    “爷,现在知道也不迟……王妃会?#20146;?#20320;的好,会牢?#25105;?#36744;子?#20146;?#20320;的好……”暮烟几近快要哭泣的说着。

    周清听到这话,先是莞尔一笑;接着,便又看向前往,等待着心中之?#35828;耐?#28982;出现。

    青鸾,你真的会?#20146;?#21608;清吗?会?#20146;?#25105;这个尽惹你生气的坏夫君吗?

    周清想着,便稍?#36234;?#33258;己的身体靠在暮烟身边,艰难的支撑着,淡笑着站在大雪?#23567;?br />
    周朝皇宫

    暖阁

    青鸾一脸淡漠的看着静坐在自己身边的男子,轻轻地攥?#35785;?#25331;头,直到长长的指甲刺痛自己柔嫩的掌心,青鸾才相信现在这一切,真的?#30343;?#26790;……真的很难以想象,周沿会这般简单就将自己放了;回想起刚才周沿脸上的震怒和那几近毁灭?#32536;?#35821;调,青鸾的背后瞬时又蒙上了一层冷汗?#24187;?#24819;到这个男人?#30343;切?#24352;声势的恐吓自?#28023;?#24182;没有做出对腹中宝宝的一点伤害。

    周沿斜眼看着青鸾脸上沉静的一切,终于相信现在的赵青鸾真的?#20011;?#21464;了,她变得沉默、变得深沉、更变得迷人多姿。

    “?#35828;?#33021;让你生?#32769;?#35768;,十四弟更是能让你为他孕育孩儿;青鸾,我很好奇,在你的心里,你到?#32043;不?#35841;?在你的心里,我周沿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在你心里,可曾有过我的一点点位置……”周沿沉沉的长叹一口气,终于开始问出一直萦绕在他胸口的问题。

    青鸾听到这问话,先是一愣,接着便转头专注的看着周沿沉痛的侧脸,轻声开口道:“在我短短的生命中,遇到了世间最美丽的四个男子;一个是温柔无害的风,一个是飘逸若仙的周深,一个是单纯可爱的周清,还有一个就是震定天下的你;你们四个,让我痛苦着、让我幸福着、让我哭泣着、也让我欢笑着;我不在乎世人对我的看法,他们说我淫贱也好、说我轻浮也?#30504;?#25105;都不在乎,因为我想好好的活着,为了自己、也为了父母,好好的活着;可是,人死很容?#20303;?#27963;着?#20174;?#26159;这么难;周沿,我曾经对你倾慕过,想要像依?#21051;?#34067;一样,紧紧地攀附着你,像是需要空气一样,死死的缠着你;你的绝情、你的冷漠还有你的宏图大?#31561;?#25105;们像是陌生人一样,匆?#20063;?#32937;而过,虽?#25442;?#24680;着、痛惜着,可我却发现离开你,我?#37096;?#20197;活下去,我并没想象中的那么脆弱;可是,周深的离开,彻底将我打入深渊,我就像溺水的人一样,就像失去母体的婴孩一样,?#38706;?#26080;助、颤抖彷徨;在那一刻起,我知道我爱上了那个男人,爱上了那个连碰不曾碰过我的男人;周沿,你让我觉得可怕,我在你的眼里,看到了义父的?#30333;櫻?#30475;到了魔鬼的头像;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我不可能和你再在一起;我会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路,撇下应该卸掉的包袱,独身走着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说着,便眼含泪水的笑了,笑得是那么轻松、是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周沿听到这话,也是释然的轻笑着,但是细看那深眸中的挣扎却是?#21069;?#26126;显:“是吗?你真的有?#19981;?#36807;我?那青鸾,我若是将皇位还给周清,你还会选择和我在一起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转头看着周沿,看出他此时的话并?#30343;?#29609;笑;?#30343;?#27809;想到,一代霸主,会用自己奋斗一生的成绩来换取那短暂的爱情;想到这里,青鸾便笑着起身,看着窗外天色?#21568;?#38706;鱼白之色,知道黎明即将来临,便温柔的轻笑,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眼神清明的说着:“抢了便是抢了,?#20011;?#26159;你的东西,谁都拿不走了;周沿,你?#28909;?#20309;人?#38469;?#21512;这套龙袍,我虽然?#26149;?#20320;杀了周深,但是我却为天下黎明高兴着,因为你会是一个好皇帝,有你在的日子,周朝百姓会过上好日子、会得享太?#20581;?#20197;后,不要再说傻话了。”

    周沿听到这话,便终于明白的垂下了头;当他看着室内亲自为青鸾?#24613;?#30340;一切后,终于明白覆水难收、情缘已断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青鸾,不要再让我看到你,我担心,下次我们若是再相逢,我会将你彻底囚禁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周沿说完,便潇洒的转身离开;朝着那巍峨的殿堂深处,孤身走去。

    青鸾听到这话,?#34892;?#38590;以置信的眨了下双眸,最后,便将所有的?#32769;?#37117;化成了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“宝宝,我们真的自由了……”

    青?#35282;?#25242;着自己的小腹,眼带盈笑的说着。

    当青鸾的小?#20301;?#21040;玉清王府时,便看到府内每人各是行色匆匆的一跑而过,青鸾?#34892;?#22855;怪的站在王府门口,看着连守卫都没有的大门,刚要抬步进去,就见采儿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你终于回来了……快,快快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看着连气都喘不顺畅的采儿,关心的伸手拍着采儿的腰背,小声说着:“你慢慢说,到?#33258;?#20040;了?感觉大家,都好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采儿听到这话,抬头看着一脸清明的小姐,便再也忍不住一直隐忍的泪水,‘哇’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王爷出事了……就在你回来的前一个时辰,王爷终于体力不支的倒在地上?#33618;?#28895;说,他说,王爷要活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些什么?周清,周清?我走的时候,他还好好的,怎么会?怎么会?#20426;?#38738;鸾看着泪流满面的采儿,声音颤抖的说着。

    采儿听出青鸾语调中的激动,刚想要再说些什么时,便看到小姐不顾自己身体,飞一样的冲进院中,朝着自己的寝殿奔去。

    青鸾一路跌跌撞撞,面色潮红的奔到了自己的寝殿?#36824;?#28982;,就见殿门口站满了一排排的侍婢,就见每人脸上皆是痛苦之色,甚至还有几个?#20011;?#21741;得稀里哗?#30149;?br />
    “周清,周清……周清……?#20426;?#38738;鸾看着众人那副悲痛的神色,便再也不顾自己的仪态,一把推开殿门,大喊着冲进殿内。

    正在给周清施针的暮烟听到那熟悉的声音,转头看到的便是青鸾失神落魄的神色,拖着几欲快要倒下的身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周清……周情啊我是青鸾……你快睁开眼,你快睁开眼看看我啊周清……”青鸾半趴在床沿边,看着床榻上紧闭双目的周清,心碎的呼喊着。

    暮烟见青鸾悲痛的神色,再也忍不住的心里的愤怒,一?#35766;拥?#25163;中的银针,不顾尊卑之别,冲着青鸾咆哮着:“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你为什么不早些回来?你知道不知道爷在府门口等了你一个晚上??#28909;?#20250;离开那么久,为什么不叫人带个口信过来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听着暮烟沉痛的呼喊,伤心地抬头看着暮烟,目露悲切的说着:“周清他,你说周清他等了我一个晚上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是……我们的傻王爷就这样站在雪地里等了你一个晚上,被抬回来的时候,脚底下都是冰,你知道吗?王妃你知道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暮烟再也无法自控的喊着,最后,终于泣不成声的跑了出去,独留下青鸾一人守在周清的身边。

    ?#21543;倒希?#20320;?#30475;味?#35828;我很傻、很笨,可这次你也,你也好傻;外面那么冷,那?#26149;冢?#20320;不怕吗?#20426;?#38738;?#35282;?#25242;着周清消瘦的脸颊,晶莹的泪水顺着自己的脸颊,?#37027;牡温洌骸?#25105;和宝宝都答应了你,?#27426;?#20250;回来;可为什么还要站在那里等呢?是害怕吗?害怕我和宝宝,会食言丢下你一个人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自言自语的说着,好似那躺着的人儿能听到一般,细语倾诉:“周清……我和宝宝回来看你了,你是他的父王,你不能丢下我们母子,知道吗?你还记得在我伤痛的时候,你过的话吗?你说,我是孩子的母亲,我们的孩子不能没?#24515;?#20146;的疼爱;现在这句话我要告诉你,你是孩子的父亲,若是你不在,他会?#40644;?#36127;的;你从小便寄人篱下,这?#25351;?#35273;你是最清楚的;你想要我们的孩子也和你一样,受人白眼吗?还有我,周清,青鸾?#20011;?#25215;受了周深的离开,若最后连你也走了,那我?#36855;?#20040;办?蜀州的百姓?#36855;?#20040;办?暮烟?#36855;?#20040;办?周清啊,好多好多人都在等着你呢,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,你将我娶了回来,你就要好好照顾我;你知不知道。”青鸾哭倒在周清的怀中,一双无力的小手紧紧地攥着周清的大手,像是要将他从死神的身上拉回来一般,紧紧地抓着、永远的抓着。

    睡梦中,周清感觉浮浮沉沉,几欲快要彻底沦陷,可冥冥中,一句句伤痛的哭泣声将他不断的拉扯,好似在乞求着他,不要这样永远的‘休息’下去。

    周清艰难的睁开眼睛,?#28108;?#30528;胸口的疼痛,看着眼前模糊的?#30333;櫻?#31561;过了半晌后,才看清楚眼前这泪流满面的女子,心也跟着痛苦难当;抬了抬手想要拭去那一脸的晶莹,但是无力的大手像是没有筋骨一样,丝毫使不上力气。

    青鸾看着周清的动作,恍?#24187;?#30333;过来,就见她立马紧抓住那双?#20011;?#21464;得枯瘦的大手,让那双手紧密的贴在自己的脸上,心里,感受着那温温暖暖的温度,好似只有这样感受着他微弱的气息,她才知道,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“青鸾,?#24653;?#20320;让我知道什么叫爱情……”周清张了张嘴,最后竟然吐出来的却是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周清,周清,周清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哭泣的看着那个躺在床上虚弱的男子,除了一次又一次的喊着他的名字,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。

    周清看着青鸾?#20011;?#25402;起来的小腹,像?#24378;?#21040;希望一样长长叹息,像是在?#19978;?#30528;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想听他叫一声父王,然后再离开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周清,你会听见他叫父王,你会听见他会喊你很多很多声父王;周清啊……青鸾?#20011;?#22833;去了周深,真的不能再没有你,如果连你也走了,我一个人,我一个人,我一个人?#36855;?#20040;办??#36855;?#20040;办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惊恐的看着周清苍白的面颊,一次又一次的在自己的夫君面前?#26376;?#20986;自己的无助和慌张。

    “青鸾,对不起;我是个骗子,我没有将八哥带回来,你原谅我,好不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好,好好好……我原谅你,不管你说什么我都原谅你,?#30343;?#21608;清,我求你,青?#35282;?#20320;,不要这样离开我好不好?青鸾?#38376;?#21834;,真的?#38376;隆?#38738;鸾大哭着抱着周清的手臂,任由自己的眼泪沾染在周清的衣衫上。

    “青鸾不要?#38534;?#20320;不要怕;我和八哥都会守着你,还有我们的孩子,他会保护你,会代替我,永远的保护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他的保护,周清,你这个混蛋,你才是我的夫君么,你才是我的丈夫,凭什么要让自己的孩子来保护我?周清,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,现在除了你,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;你就当?#24378;闪?#25105;,可怜我留下来好不好?#20426;?#38738;鸾依旧祈求着,求着这个爱她的男人能够陪着她,不要让她再感到寒冷。

    周清听着青鸾的话,也是痛苦的滴下泪水,紧抓着青鸾的大手也没有一刻的松开。

    青鸾,周清也不想离开你,真的不想离开你;可是,周清真的没有办法了,没有办法留下来……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留下来,我还和暮烟有个约定,要将你养的白?#30528;?#32982;的,然后一同回蜀州,好好地过我们的日子……我留下来,我还要带你回家呢……”周清微弱的喘着气,双眼浑浊的眨着,就像快要濒临死亡的蝴蝶,不断地扇动着自己的翅膀。

    “对……我还没有吃胖,你还没有带我回家,我们还没有好好过日子,你不能离开我,不能,不能离开我……”青鸾紧抱着周清?#20011;?#24555;要僵硬的身体,任由自己的泪水流进周清的衣领内,熨烫着他的肌肤。

    周清轻笑着,稍稍点头,然后将自己的头舒服的枕在青鸾的怀中,悄声说道:“我不会离开,我永远,永远都不会离开……青鸾啊,你会记着我吧,会向记着风一样,将我记在心里吧?!”

    青鸾听着周清的话,忙点头答是:“对,我会记着你,记着你的一切;会像风一样,将你牢牢地记在我的心里,永远都不会?#33618;?#21435;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……只要你记得我,就好……”周清说完,一滴晶莹的泪水便顺着他的眼角慢慢的?#28201;?#22312;青鸾的手背上,晶莹的泪珠,像是承载者千年不变的爱情,散发着?#20102;?#30340;光泽。

    “青鸾,你看见了吗?我们,我们到,到家了……终于,到家了……”周清说着,便忽然睁大眼睛,像是遇到欢喜的事情一般,灿烂的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青鸾顺着周清的眼神朝上而看,看到的,?#30343;?#38182;缎交错的床账,哪里是什么家?

    “周清,你在说什么?你在说什么?#20426;?#38738;鸾害怕的摇晃着周清几近冰凉的身体,身体?#27604;?#30340;几乎快要倒下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,我带着我的青鸾,到家了……青鸾,喊我一声夫君吧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听见周清的话,紧咬着银牙呜呜痛哭,最后,在看到周清眼中的期盼时,终于开口喊道:“夫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好,在最后我还能听见你喊我夫君;?#30343;牽?#33509;有来世,我不要再遇到你,不要再爱上你,更不要当你的夫君;因为我的青鸾,让我太痛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清说着,便深情的看着青鸾?#24378;?#32418;的双目。

    最后,笑着闭上?#25628;?#30555;。

    “周清……周清……啊……周清……”

    青鸾无措的抱着含笑的周清,像是发疯一样,死命的摇晃着周清单薄的身体,想要将怀中贪睡的男子摇醒;可是,周清真的睡着了,睡的,很沉、很沉。

    皇陵

    正盘腿而坐在重云像是在养神一般,闭眼假?#38534;?br />
    可忽然,那双慧黠的双目突然睁开,像是发现了重大天机一样,飞快将放置在一边的瓶子拿在?#20013;?#20013;,看了一刻后,飞身离开。

    玉清王府

    寝殿

    青鸾依旧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周清,听着殿内火盆中噼噼?#20061;?#30340;声响,轻柔的说道:“夫君……你要快要醒来,青鸾知道你很累了,可你不能睡的太熟,?#27426;?#35201;快些醒来,好不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周清……我的夫君啊……你知道吗?我最?#19981;?#30475;你笑了;周深长得俊美非凡,周沿也是人中龙凤,可他们笑起来都没有你好看;你的笑容,可以融化我心里的冰雪,可以让我闻到阳光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周清……我的夫君啊……我忘了告诉你,其实我想要一个女孩儿,一个,长得很想你的女孩子;她可以像你一样调皮可爱,更可以像你一样?#36947;?#20667;气的;我会给她梳最好看的发髻,会给她做最漂亮的衣衫;让她成为,最漂亮的郡主,好不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一遍又一遍的说着,喋喋不休的说着,畅所欲?#32536;?#35828;着;可是怀中的男子实在是睡的太熟,根本没?#34892;?#26469;的迹象。

    就在青鸾说到嗓子疼痛的时候,就见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银发慈爱的老人;青鸾看着那老人盈盈的笑脸,也慢慢的笑了笑,然后又朝着自己的怀中看了看,对着那老人说道:“爷爷,你来晚了;周清,他刚睡着;不管我怎么叫,他都醒不过来,我好着急、又好害?#38534;?br />
    重云看着眼前失魂落魄的孙女,心里一阵心疼?#24187;?#24819;到这孩子和他的父亲一样啊,一场平常人唾手可得的爱情对于他们来讲,竟?#30343;?#22914;此艰难。

    “青鸾不要?#38534;?#29239;爷会保护你、会守护你……周清是睡着了,他很快,就会醒来。”重云说着,便坐到了床沿,从青鸾怀中接过那具刚刚凉透的身体,然后又将青鸾扶起,让他的宝?#27492;?#22899;坐在一边;接着便又来到那僵直的人儿身边,催动意念,在双手合十之?#26102;?#22312;心口出现一个闪着金光的?#32032;?#22270;;就看见重云额际微微发汗,原本挺直的身体好似在承受着什么?#20658;椋?#25152;以不住的颤抖着;最后,就在那金光将重云笼罩在其中之后,一声浑厚的‘破’音,从重云的嘴中喊出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从重云袖中滑落出一个精致的瓶子,那瓶子中好似又东西浮动一般,轻轻的?#21619;?#30528;;在阵阵金光的指引下,那?#21619;?#30340;物体慢慢的飘出瓶子,变得越来越大,到后来,竟然有一个人体?#21069;?#39640;大;且见那浮动之物慢慢的沉落,在金光所照之处?#37027;?#19982;周清的身体结合?#21796;?#28176;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青鸾连眼泪都忘记擦拭,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重云在看到那物体与周清结合之后,便慢慢收起掌势,然后转身看向青鸾?#27426;?#38738;鸾在看到爷爷的容颜后,差点惊吓出声。

    就见原本精神抖擞的爷爷瞬?#26412;?#20687;老了几十岁一样,原本光洁的肌肤上纵横交错着无数的褶皱和鱼尾?#30130;?#23601;连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也变?#27809;?#27978;不?#21834;?br />
    青鸾惊呼?#25490;?#19978;去,一把抱住重云略显摇晃的身体,害怕的?#39318;牛骸?#29239;爷,爷爷你怎么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重云听着青鸾的话,稍愣之后终于开口说着:“爷爷年纪很大了嘛,?#34892;?#30385;纹也是应该的啊?#36824;?#23385;女,爷爷答应你的?#20011;?#24110;你做到了;你的夫君,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爷爷你说什么?#20426;?#38738;鸾不敢相信的听着重云的话,然后转头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床上不动的周清,不解的?#39318;擰?br />
    重云轻抚着青鸾乌黑的长发,慈爱的说着:“等会儿你就会明白了……记着爷爷的话,珍惜眼前人;承载着你父母的幸福,快乐的生活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重云说完,便慢慢朝殿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青鸾看着最爱自己的爷爷就这样一点一点的离开,不舍得泪水犹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青鸾……若是在人间过腻了,可?#32536;?#29239;爷这里来;爷爷给你备的厢房,一直会为你空着。”重云一说完,便瞬时消失无踪;徒留下那浑厚的话音不断萦绕在青鸾的耳际。

    青鸾……我的好孙女,爷爷用苗疆‘换咒大法’和自己的百年阳寿替周深还阳;?#30343;?#24076;望,我的好孙女能够简单、幸福的成长,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青鸾听着爷爷的话,然后又转身回到床沿边,动作轻柔的爬到床上,小心的抱起周清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青鸾,这样被你抱着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那时的你耍诈要我抱你,可爱憨厚的模样,实在是讨人?#19981;叮?#29616;在你这样抱着我,真的让我又想起了我们再渝州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青鸾恍神的时候,忽然听到这话。

    青鸾顺着那温柔的声音低头而看;就见怀中的男子不知在什么时候?#20011;那?#30529;开眼眸;温柔的水眸,就像墨色的湖水,熠熠闪亮。

    ?#38712;?#20040;这么看着我?换了一张脸,你认不得了吗?#20426;本?#35265;那男子轻笑着出声,伸手轻触着青鸾泪痕布满的脸颊;举手之间,早已含带风情、高雅别致,大有倾城之举。

    “周深?深?是你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一把抓住那男子的大手,感受着那?#20013;?#28201;暖的温度,惊喜的?#26188;首擰?br />
    就见那男子轻笑,?#27426;?#37257;?#35828;木?#31389;带着迷醉的味道,染晕了周围所有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周深,也是周清,更是你的,夫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青鸾,再世为人之后,我们两个?#20011;?#36229;越生死,再也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我们,再也不会分开……”

    玉清王府寝殿之中,花开并蒂,月成双圆?#30343;?#38388;难得有情郎,人间难寻多情意。

    几个月后

    蜀州玉清王府

    刚?#31449;?#36807;大产的青鸾身体虚弱的半躺在床榻上,虽然很累,但还是轻笑出声、伸手从?#32469;?#25163;中接过襁褓中的婴孩儿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妃,是个小郡主……长得美极了;一双黑溜溜的眼睛,还?#24515;?#23545;大大的酒窝和王爷长得如出一辙。?#26412;?#35265;那?#32469;?#28385;心祝福的说着。

    青鸾也?#24378;?#24515;的看着襁褓中睁大眼眸的孩子,看了半晌后也是认同的说着:“真的和他一模一样呢,真的,好开心……采儿,打赏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采儿听到这话,忙喜笑颜开的拉着那?#32469;?#36208;出寝殿,朝账房步去。

    一直焦急守在外面的周深看着采儿带着?#32469;?#36208;了出来,忙上前?#39318;牛骸霸?#20040;样怎么样?青鸾?#30343;?#21543;。”

    那?#32469;?#21548;见这王爷第一句话问的是王妃而?#30343;?#23401;子,心里便羡慕着那个好命的女人;有这样知心疼爱自己的夫君,还真是幸福啊……

    “回玉清王爷的话,母女平安……”

    ?#20011;?#20511;着周清的身份存活在这世上,周深并?#30343;?#24456;在意这一个简单的称?#20581;?br />
    “是个女孩儿啊……哈哈……青鸾?#27426;?#24456;开心……采儿,好好打赏?#32469;擰!?br />
    周深听到那话,开心的大笑着;本就精致的脸颊在那灿烂的笑颜下,更是?#32536;?#26497;其生动。

    采儿听着王爷的话,连忙欢喜的回答道:“是,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周深听到后,便再也站不住的冲到殿中,去找那为自己拼命育得一女的爱人。

    青鸾本身体发软的靠在床头,忽然看见周深身着锦色华服出现在这里,刚想要起身,便被几步赶上的周深按回床上,口气温暖的说着:“青鸾不要动,现在你要什么尽管给我讲,你什么都不要做。”

    青鸾听到这话,先是莞尔一笑,然后便语气轻快的说着:?#30333;?#20174;?#20146;?#22823;起来以后,你便不允许我下床了,深,我想要动?#27426;?#20040;。”只有在私底下,青鸾才会再一?#20301;?#30528;周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周深听着那话,宠溺的轻吻着青鸾粉若?#19968;?#30340;唇瓣,从青鸾怀中接过?#20011;了?#30340;孩子,温柔道来:“等你身子复原了,我亲自扶着你走……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真是大惊小怪。”青鸾?#33510;?#30340;说了一下,但眼中浓浓的情意却是?#21069;?#28165;楚。

    周深看着青鸾娇美的神色,也是温婉而笑;就见周深伸手轻碰着襁褓中?#20011;?#30561;熟的孩子,想了半刻后,才慢慢开口说着:“我们的孩子我以前取名字叫周若然,但那时候以为是个男孩子所以想名字的时候便想的英伟些,但没想到现在是个小郡主,青鸾,你说她叫什么比较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青鸾突然听到周深说这话,瞬时愣在原地;要知道,‘周若然’这三个字只有周清和采儿连带着自己三个人知道;可为什么周深也知道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青鸾便惊奇的抓着周深的手腕,好奇的?#39318;牛骸吧睿?#20320;到底是谁?是周清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就见周深听到这话,更是笑得神秘,最后,且见周深邪魅的轻眨眼眸,晶亮的眼眸中尽是无限的爱?#25285;骸?#25105;聪明的王妃,你猜猜……”而这时

    蜀州大街之上

    一个身着火红衣衫的男子潇洒的走在路上,?#28982;?#30340;容颜上尽是清凉之色。

    这大街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绝世美男子,顿时引起了无数?#35828;?#20391;目,就见无数少女皆是涌上街头,将本就宽敞的道路堵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就在拥挤的人海中,忽然有一个清丽的女子不小心被挤倒在地上?#27426;?#20854;他人,只顾着看美男,哪里有时间理会那倒在人群脚下的娇弱女子。

    眼见那女子快要被踩上之际,就见那绝色男子伸展绝世武功,飞一般的出现在那女子面前,一?#21568;?#37027;女子捞起来,一双?#28909;说?#21452;目中尽是关切之意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?#30343;?#21543;……”

    温暖的嗓音,听上尽是?#21069;?#33298;服。

    那女子见男子主动出手相助,娇羞的低头?#34892;唬骸?#23567;女子蓝星叶?#34892;还?#23376;出手搭?#21462;!?br />
    就见那男子突闻这女子的名字,顿时悲?#27493;?#21152;的抓着那女子的手腕不放开,声音迫切的?#39318;牛骸?#22993;娘,你是叶儿?是叶儿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那妙龄少女听到这问话,先是一愣,接着便?#34892;?#19981;懂的点点头,声音娇弱的回答着:“小女子的小名是叫叶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儿,叶儿,我终于找到我的叶儿了,我的叶儿……”

    就见那男子在听到那女子的回答后,惊喜的将那女子抱进怀中,激动地快要流出泪来。

    而周围围观的人见美男子已有佳人,便悻悻的离开;拥挤的街道瞬时变的宽敞不少。

    “叶儿,我终于找到你了;你知道我为了找你有多辛苦吗?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一觉醒来,自己竟然在?#27426;?#24223;墟之中,救我的老郎中说发生?#35828;?#38663;,很多地方都塌了?#25442;?#22909;我命大,?#30007;?#36867;过了一截?#20976;?#28982;我活下来了,可我却丢了自己的记忆,隐约?#23567;?#30561;梦中,都有一个叫叶儿的女子出现;所以我踏遍三?#36735;?#23731;,到处寻找,不过皇天不负?#34892;?#20154;,我终于找到你了叶儿……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,我就觉得,我认识你,我认识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女子听着眼前男子的话,感动的几乎快要流出泪来,最后,就见那女子终于抬头,看着那男子真挚的眼神,开口?#39318;牛骸?#37027;你叫什么名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,叶儿,要不你给我起个名字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我看你相貌堂堂、眉眼之间隐含正气,要不你就要如君吧……意为像君子一样;?#19981;?#21527;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如君?如君?!好啊……只要是叶儿起的,我都?#19981;丁!本?#35265;那男子说完,便幸福的抱着怀中的女子,一脸快意。

    谁道相思最无情?#24656;还?#30456;思?#21568;?#24847;;待花开花飞春来近,冥冥相爱才最真……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?#31456;?#20316;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?#20667;?#35302;之处,?#19978;?#25105;们举报
寻仙手游头像框
湖北30选5走势图新浪爱彩网 奇迹觉醒幸运一击装备怎么弄 恐怖实验室登陆 黑龙江22选5开奖走势图 BBIN体育网址 雪诺和塞布尔援彩金 新剑侠情缘职业后期 王者荣耀兰陵王花木兰情侣头像 黑手党投注 爱彩乐广东11选5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