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越小说吧!回到古代?#30343;?#26790;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穿越小说吧 > 穿越架空 > 百里画纱 > 悍妇,本王饿了!

062 狼王死,名怀恩!(番外大结局) 文 / 百里画纱

    没有人能拯救你,拯救你们!

    死亡的漩涡中,死神的手掌伸出,那些无辜的人们根本没有躲闪的能力,死亡,是他们唯一的命运。

    洛芷珩的双眼红的发黑,容颜却越发美丽的惊心动魄。她在笑,她不怕死的看着穆云诃,嘲弄的样子让人心理面发凉。

    “阿珩,你别逼我。我不想做伤害你的事情。阿珩,我们还能回到过去的。只要你坚持住,只要你的心打倒那些恶魔,就没有什么人什么事情能让你倒下。”穆云诃开口,狂风暴雨还未过去,他的声音却已经一片沉静,带着安抚人心的奇异力量。

    洛芷珩却已经听不懂穆云诃的话,她?#30343;?#22312;笑,静静的?#21364;?#27515;亡,似乎?#21364;?#30340;是她思念已久的郎君。

    “死吧,都死吧。那些?#36816;?#30340;男人,都选择了他们还没有出生的孩子!?#27515;?#30340;谎言多么可怕?孩子比大人还重要吗?孩子比妻子还重要吗?放弃了孩子的人,全都要悲伤致死!不仅他们的妻子要死,他们的孩子更是要死!”洛芷珩大声的笑了起来,狂妄邪佞的话语似乎是一种诅咒,邪恶而压抑。

    她听见了那方圆百里传来的痛哭声和怒骂声,还有里面夹带着的抉择声。更?#24515;?#20123;还未出生的孩子的被放弃的戾气,被放弃的母亲的怨气。这些让这个月色更加的诡异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娘!”孩子稚嫩的声音在诡异的夜色中响起,穆得珠被人抱在怀里,正好那人在墙上。

    洛芷珩似乎被那孩子的声音惊醒了一下,茫然的抬头看去,血色的月亮下,那个孩子漂亮纯洁的让人心生温暖,半点伤害都不敢浮起。而抱着孩子的人颀长的身?#26377;?#31435;在墙垣之上,血色月光下,他的容颜若隐若现,惆怅哀痛。

    “娘,宝宝要娘,娘抱抱宝宝啊。”孩子惊恐的哭泣,这不同寻常的感觉,敏感的孩子轻易的就察觉了。她虽然?#24187;?#30333;发生了什么,但她却知道害怕,知道恐惧。所?#36816;?#24352;开小手,眼泪婆娑的想要去她母亲的怀抱。

    洛芷珩?#31168;?#30340;看着那个孩子,明明是在笑,却又好像是在哭。

    “恶魔之子。”洛芷珩诡异的说:“血咒之下活下来的孩子?哈哈哈,哪里是真的活着呢?她是恶魔的孩子,是她的死亡换来了洛芷珩的存活。不过洛芷珩死了,这个孩子一样?#19981;畈怀傘?#34880;咒里的孩子,?#24515;?#19968;个能逃避掉命?#35828;?#20027;宰呢?孩子啊,来啊,来母亲的怀抱吧,母亲带着你一块去那美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洛芷珩忽?#27426;?#20102;,眨眼间?#19978;?#20102;墙垣。

    穆云诃紧随其后,却一下没能抓住洛芷珩。而墙垣上的男人,却在?#31168;?#30340;月光之中,让人看见了他的容颜。那异于常?#35828;?#30520;子鼻梁,深邃高蜓,俊美的容颜却有着深深的蛮荒?#35828;?#31895;旷美,冷峻的气息让男人看上去非常危险。明亮的眸子也散发着苍狼一样凶残的光芒。

    可他看着洛芷珩,却又矛盾的温柔着。

    洛芷珩仿若魔鬼的化身,?#21697;?#20940;厉的抓向孩子。嚣张的大笑:“所有的孩子都该去死。禁锢我的血咒,就是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我总不?#19981;?#20320;的张狂,更不?#19981;?#20320;淡然的仿佛?#30343;?#20154;间烟火的样子。但我更不?#19981;?#20320;现在这样丧心病狂。纵然我那么不?#19981;?#20320;,却又那么不舍的你死或者伤心。瑞麟,蛮荒救了你?#24187;?#21364;也害了你,害了更多无辜的人。”墙垣上的男人静静的开口,冰冷的声音一如他的人,锋芒?#19979;叮?#23506;气横生。

    洛芷珩却仿佛没有听见男?#35828;?#35805;语,专注于去杀了那个男人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生命里永远掀不起任何尘埃的虚无,你却是我生命里再也割舍不掉的最重。罢了,情之一字,我终究是弄不懂的。只要你好,便是牺牲我,也?#25954;猓 ?br />
    ?#31168;?#19968;阵风吹来,天上乌云骤然散开,仿若被惊?#30528;?#24320;了月亮里的一层尘埃,寒冬腊月里,却有惊雷在天空响彻。骤?#24187;?#20142;的月色里,洛芷珩?#31168;?#30475;见,那男?#35828;?#23481;颜,她怔愣,记忆里这个男人一直和自己作对,一直看不上自己的。

    狼王,他怎么会在这?

    可洛芷珩的理智也就那么一刹那,光芒散去的瞬间,她的双眼再度被黑?#24471;杀巍?#32780;她的额头,也被一直冰凉的大手覆盖,耳畔传来孩子细嫩的哭声,还有狼王冷漠却又轻柔的叹息:?#30333;?#23450;得不到你,却能用这样的方法让你记住我一辈子,这辈子,死也无憾!”

    孩子惊慌的哭声戛?#27426;?#27490;,洛芷珩死寂黑暗的眸子骤?#24187;?#20142;。

    血色满月骤然间仿若?#30343;?#27905;洗净?#21561;?#19968;般,那些污秽和血色,支离破碎的裂开,稀里哗啦的落下,渐渐随风消散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一年后

    满园银装素裹,干枯的树枝被积雪压弯了腰,却也?#35805;?#38634;穿上了一层干净漂亮的衣?#36873;?#25972;个院子干净的不染尘埃,祥和而美好。让这个冬天都?#32536;?#19981;在寒冷。

    烧了地龙的房间里非常暖和,丫鬟们有条不紊的忙碌着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笑意。房间里有女孩稚嫩但刁蛮?#20113;?#30340;声音不停传来。

    “笨?#22467;?#20320;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吗?看你写的字,歪歪扭扭的好丑啊。出去可别说你是我弟弟啊。还有啊,你怎么能把饭粒?#32536;?#33041;门上去?丢死人了。你说你除了长得好看点,可爱点,还?#24515;?#37324;能拿得出手?我真不应该将你交给洛芷珩那女人,唉,真是失策啊。”

    软软的童音,自已的?#20113;?#21644;严厉,但听在大?#35828;?#32819;朵里,除了童真和童趣,便?#30343;?#19979;小大?#35828;?#21487;爱顽劣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?#22467;?#27599;天都会上演。

    只见房间里的大*/上,一个穿着大红棉袄,戴着虎头帽的奶娃,正费力的坐起来,奈何穿的胖乎乎的他本身就很胖?#27905;劍?#22914;此一来变得更加?#20998;?#30340;奶娃就怎么也坐不起来了。如一个不倒翁一样,坐起来,倒下,再起来,在倒下。如此反复,把一?#32536;?#23567;女孩看得都目瞪口呆,彻底没了耐心。

    白/嫩/嫩的小手一把抓住小胖娃的双脚,费力的将小?#19968;锢?#36807;来,自己站在*边,指着奶娃的鼻子横眉娇叱道:“笨蛋笨蛋笨?#22467;?#25105;怎么会?#24515;?#36825;样笨的弟弟?你?#30343;?#20250;坐了吗?你?#30343;?#36824;会走两步了吗?怎么现在竟然这?#24867;?#20154;?赶快给我起来,不然我打得你连你/娘都不认识你啊!”

    小奶娃还不太会说话,偶尔能冒出来?#22919;洌?#23601;能让大人?#24378;?#24515;笑个不停了。

    此刻被‘凶神恶煞的’姐姐指着鼻子骂,小?#19968;?#24456;开心的给了姐姐一个大大的笑?#24120;?#25235;着姐姐的手指头就往嘴里?#20572;?#36824;以为姐姐是在和他玩闹。

    穆得珠小朋友气得跺脚,拎着小?#19968;?#30340;双手无奈又老成的道:“算了算了,谁让我是你姐姐呢?虽然很丢?#24120;?#20294;也没办法了。唉,我这么聪明伶俐天生丽质活泼开朗的人,果?#30343;?#19990;上?#39068;遙?#20154;间难求啊。这样一想,这么优秀的我本就举世无双,也不能怪你太平凡笨拙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看在你是我弟弟的份上,以后你被人欺负了我会帮着你的。但是你不能和我抢我?#19981;?#30340;东西。”穆得珠自鸣得意的说完,又瞪眼嘱咐小?#19968;鎩?br />
    小?#19968;?#21448;是眯着大眼睛甜蜜一笑,这孩子长得太讨喜,漂亮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幸福。继承了父母最大优点的孩子,漂亮的不像话。谁看见这孩子都忍不住抱一下亲/一下,抱着了就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洛芷珩被七碗扶进来,见女儿弯腰,就知道女儿又在找儿子麻?#24120;?#31505;道:“你别老吓唬你弟弟,当心他长大了不?#19981;?#20320;。”

    不过一年光?#22467;?#31302;得珠就长高了许多。猛地回头甜甜蜜蜜的扑进了母亲的怀里,撒娇大笑:“他敢!我是他姐姐,他要是敢不?#19981;?#25105;,我就揍他!我会很?#19981;?#20182;的,会保护他,不让任何人欺负他!”

    似乎因为和穆云诃的命运一样,都是有一个姐姐,所?#38405;?#20113;诃在教导穆得珠的时候,就格外的注重姐弟关系。他在无形之中是想要以对没?#34892;?#32467;,没有阴?#20445;?#33021;?#25442;?#30456;关爱,在乎彼?#35828;?#22992;弟。

    洛芷珩她疼爱的抚?#25490;?#20799;的头发,人又?#34892;┗秀保?#24635;觉得是忘记了谁,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穆云诃的声音打断了她的?#31168;保骸?#24102;着孩子出去吧,世王他们已经过去了。虽然天气冷,但孩子们的抓周还是不能马虎,一辈子就一次。而且他们兄弟姐?#30473;?#20010;一块,虽然不像太热闹,但?#32654;?#30340;不?#32654;?#30340;人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芷珩温柔一笑:“不要紧的,我让奶娘抱着小?#19968;鎩!?br />
    穆云诃笑着拥住她道:“我抱着你去个地方?外面雪滑,你自己走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?#20426;?#27931;芷珩惊讶地?#21097;骸?#25105;们不去看孩子的抓周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穆云诃温柔的笑,抱起她飞快的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在他怀里,温暖而安全。他将她包裹的严实,厚厚的训暖了的毛皮大氅抱过的她?#30343;?#19979;一张小?#22330;?#31302;云诃的声音传来:“冷了就将脸埋进我怀里,一会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洛芷珩只觉得满心甜蜜。纵?#36824;?#21435;多少年,穆云诃依然能让洛芷珩心动如初。她?#21040;?#20182;,放心的将自己交给他,天涯海角,她都能和他去!

    一年时间匆?#26131;?#36807;,洛芷珩忘记了那个血色夜晚的一切,那天她?#25512;?#20182;人一样生产,纵然惊险万分,但他们都顺利生产。世王的儿子,毒圣几乎喜极而泣。南玉儿的女儿,穆云锦再也没有理会洛芷芜的嘲讽,将女儿视若珍宝。妖娘的儿子,洛芷芜也再也没有嘲讽过穆云锦没有儿子,对自己的儿子,洛芷芜疼爱的更是无法无天。

    狼王来了。拯救了?#24576;?#26368;悲惨的人间惨剧。穆云诃找到狼王,请狼王寻找蛮荒秘术,他本是抱着最后?#30343;缘?#24515;情,但狼王却用不?#20260;家?#30340;速度赶来,还带?#24597;?#33618;的最高秘术,带着玉石俱焚的毁灭心情到来,最后,死在了洛芷珩的面前!

    蛮荒的那个诅咒,是有解决的方法的,但却是要以血为代价。狼王一个人牺牲,换来了那么多?#35828;?#23384;活,那些无辜的孩子和母亲,包括他的阿珩和儿子。穆云诃是敬重狼王的,但洛芷珩却忘记了那晚上的一?#23567;?br />
    穆云诃从未想过要让洛芷珩想起来那一?#23567;?#37027;天实在是一个悲剧,记住的人只会永远的伤痛。他不想洛芷珩伤痛。可是那个人最后的心愿,却是用死,来让洛芷珩永?#37117;?#20303;他!

    天意弄人,偏偏洛芷珩就忘了那一天,忘记了狼王。纵然心里并不?#19981;?#21035;人?#19981;?#35274;/觎他的妻子。但穆云诃还没有小气到,要和一个救了自己妻儿、且已经死了的男人争锋吃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怎么带我来着?#20426;?#33050;刚落地,洛芷珩看着这偏僻的园子很是诧异。这里并不荒凉,纵?#30343;?#20908;季,还有积雪,但这里明显是有人经常打扫的,干净整洁,且透着一股子威风凛凛?#20937;?#20919;峻的气息。就好象某些人,只一眼,就能让?#27515;?#21040;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你在这里金屋藏娇了吧?#20426;?#27931;芷珩取笑道。

    穆云诃笑了一声,牵着她来到院子中央,那里竟?#27426;?#25918;着一座孤坟!

    “这是?!”洛芷珩震惊的看着穆云诃,府里有孤坟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穆云诃并没有说这是谁,而是拉着她指着无名墓碑道:“这是我们的恩人,阿珩,你不应该忘记他,也不要刻意问我他的名字,也许有一天你想起来。以后每一年的今天,我们都来看望他。”

    洛芷珩很惊讶,但却聪明的没有追问。穆云诃不说这个?#35828;?#21517;字,自?#30343;?#26377;原因的。可她自己不记得就?#27426;?#26159;自己的问题。她甚至忘记自己是怎么生下儿子的。她知道自?#21644;?#20102;一些东西,只?#24515;?#19968;天忘记的死死的。可看着那座无名孤坟,洛芷珩却觉得心里的悲伤那么清晰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的生辰,来?#33098;?#25105;们的恩人?#20426;?#27931;芷珩?#21097;?#21364;并没有不满或者怨气。

    穆云诃郑重的道:“对,没有他,我们儿子就不会活着。”你,也不会在活在我身边!

    洛芷珩点头,恭恭敬敬的给坟墓敬酒一杯,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我不会忘记你的!”

    穆云诃心房一颤,却是淡淡的笑开,将洛芷珩纳进怀里。只听洛芷珩低声道:“云诃,你还没给儿子取名呢。”

    穆云诃看着那座坟墓,淡淡的道:“怀恩。我们的儿子叫怀恩!”

    怀念恩情,永远不忘!

    ——番外完结

    PS:番外完结啦,散花!吼吼,历经一年整,十二个多月,咱们悍妇经历风风雨雨,有宝贝们的风雨同舟,悍妇成绩斐然,?#34892;?#23453;贝们一年里不离不弃的跟随,包容,关爱、支持和看重,画纱真的是感激不尽!画纱还在继续努力,新文也终于问世,明天开始更新新文,请宝贝们移驾,继续支持画纱,画纱会更?#20248;?#21147;的。新文惊险刺激不断,女人最有力的武器是什么?在画纱的文中,不再是身/体和眼泪,而是智慧与心计,是情感!在阴谋与陷害中,她含恨重生,孩子,是她活下去的唯一信念!她要抢回孩子,曾经不屑的感情,曾经不要的男人,曾经轻蔑的斗争,今生,她都将为了她的孩子全部捡起,重新来过,她再也?#30343;?#26366;经那个?#25910;?#19981;设防的完颜璓!为了她?#38378;?#30340;孩子,她再也不会软弱可欺!若妲/己祸/国/殃/民却能换来男?#35828;?爱信?#21361;?#21487;让她予取予求保护孩子,那么她不介意自己做那祸/国/殃/民的妲/己!新文,宝贝们请和画纱一起坐看完颜璓的心计山河!新闻求收藏,求留言,求推荐?#20445;?#32676;么么。宝们,我们新文见!新文名?#26007;?#23376;争*,盲妾斗成妃》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全文阅读 | 加入书架书签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书页 | 返回书目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?#19968;?#32852;网信息管理办法?#23057;ǎ?#25105;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
寻仙手游头像框
玉皇大帝的女儿 阿拉斯加垂钓投注 河北时时彩推荐号码查询 显卡挖狗狗币速度 勒沃库森足球俱乐部 圣埃蒂安美院 开乐彩视频教学 北京赛车pk10开奖 乌有先生历险记 apex英雄哪个平台